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天马文学网首页 >> 山河如画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山河】四贵做检讨(小说)

编辑推荐 【山河】四贵做检讨(小说)


作者:尚文斌 白丁,50.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2发表时间:2021-04-07 20:26:47

         四贵做检讨
  
                    一
     四贵两口又是一夜未曾合眼,起因是村主任大龙的广播讲话。
     原来,昨天傍晚,村主任大龙在村里广播上宣传了县政府关于从严整治撂荒耕地的实施方案。方案规定,对于撂荒一年的耕地,将依法追回耕地的地力保护补贴;对于撂荒两年的耕地,将依法收回其经营权并由政府组织流转或代耕;对于撂荒三年及以上的耕地,除了对承包方做出如上处理外,还将承包方代表纳入本县不良信誉记录,并公布了举报电话。最后,大龙宣布了村委会对于本村撂荒地的执行办法和撂荒地认定的最后期限。
      听完讲话,四贵和红红匆匆吃完晚饭,两人便回到厢房商议起来。因为他家西岭上的那三亩苹果园,由于连年入不敷出,加之孩子们常年在外打工,他两口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深感力不从心,便于去年放弃不务作了。 
     “唉!你看我这腿脚一年不如一年了,还有几亩庄稼要务作,再说,这苹果市场行情一直疲软,要不,这地就让人家收了去吧!”四贵说话时满脸的沮丧。
     “要是让人家收去,地没有了,这地的补贴也就没有了,以后万一苹果又开始赚钱了呢?咱是农民,没有了地心里不踏实啊!要不,咱把这果园便宜承包给谁,少赚点钱,这补贴咱还能领着。”红红也是一脸的无奈。
      四贵从嘴里拔下烟锅,一边在鞋底上磕着烟锅灰一边说:“难道你忘了么?前年,咱们把西岭这片果园白白给了南街的西娃,人家也只务了一年就不再务了的事吗?现在,村里的青壮年绝大部分都到外面打工去了,你扳指头数一数,在家里务农的还有几个?有能力承包地的人就更少了。”
     四贵和红红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他俩从种庄稼聊到务苹果;从谈论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会做农活聊到现在村里基本上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人在种庄稼、务果树;从家里年年不景气的经济收入聊到自己的二娃都三十出头了,还没有对象的事儿;从北街的天印老两口近八旬的年纪了,儿女们却忙于出外打工,而没人照顾多病的老人。聊到自己将来也肯定要步他们的后尘,不觉不易已经过了半夜。天快亮的时候,关于西岭那三亩荒芜的果园,两口子终于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把果园挖掉,改种庄稼。理由是,种庄稼虽说也是薄利,但出力活大都是雇佣机械来完成,人也不是太累,地力补贴也不会失去。
   目标确定了,接下来的关键就是挖树了。
   村里有专门做挖树生意的人,南街的西娃就是其中之一。按照之前的惯例,无论树龄多大大,树主人分文不赚也不贴,挖树的人把树挖了,大一点的树枝以及树干和树根拉到就近的木渣厂卖了赚取利润,也就是挣了个力气钱,但是,得负责把锯下来的那些木渣厂不收的小树枝收拢起来,运离并处理掉。    
   天刚蒙蒙亮,四贵就敲开了西娃家的门。
   “西娃,我西岭上有三亩苹果园,想让你尽快给挖了,要是被认定成了撂荒地就麻烦了。”四贵边说边递给西娃一支烟。
   “四贵哥,村里几个挖树的都停了,因为木头价又掉了三分钱,劳累一天赚不了几个钱。我也不想挖了,你如果实在要挖,那锯下来的哪些小树枝就得你自己处理了。”西娃笑着接过了烟。“好好好,小树枝我自己处理就是了,这事情就这样定了!”四贵连忙应承着,生怕西娃不挖了。四贵回到家里,给红红说了他和西娃达成的协议,红红立马就拉下了脸:“三亩十多年树龄的果树,小树枝肯定不少呢,你本身腿脚就不好,先不说咱俩个能不能运得动,就是运出来了往哪里放呢?咱家房前屋后都堆满了剁碎的树枝,几年都烧不完,渠岸、路边又不让乱放,镇政府也不允许点火焚烧,咋办啊!”其实红红说的这些四贵也都想到了,在回家的路上他就想好了对策。他压低嗓音对红红说:“偷着烧了。”“咋样偷着烧?村里安排有专门的禁烧巡查员,还有村东头那通讯塔上安装的监控器没黑没明地监视着,一旦发现有人点火,派出所的人就来了。”四贵对于电子监控显然不是太懂,他嘿嘿一笑说:“咱晚上偷着烧,监控器也跟人一样,如果晚上天太黑,或者距离远也肯定看不清,只不过它是仪器,可以不吃饭不睡觉罢了。再说,西岭果园离通信塔要几里路呢!放心,不会有事的。”四贵这样猜想着,其实心里也没底。同样外行的红红也只得同意了。  
      二
        
   西娃和四贵两口合伙干了一个星期,挖树工作基本结束了。原先荒草蒙头的果树不见了,地下留下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土坑。地头堆起了几大堆果树残枝及清理出来的杂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一个漆黑的夜晚,四贵两口抬着半桶废机油,点着了堆放在地头的杂草、树枝。虽然刚锯下来的树枝含有水分,但在机油的助燃下还是很快就着了起来。
    火苗在夜风的吹动下呼呼地向空中飞串着,四贵两口紧张的心也在扑通扑通地跳动着。毕竟禁烧是政府明文规定的,更何况那通讯塔上的监控晚上到底看得清看不清他们心里也没底呀。
    就在四贵心里疑惧不定的时候,村主任大龙和村办公室门房的老王头扛着铁锨赶来了。原来火一着起来,镇上监控室的值班人员便从监控里看到具体位置,电话就打给了大龙。
     “田四贵!是你家里钱多得没处放了?还是你没蹲拘留所心里发痒!”村主任大龙老远就吼开了。本身就忐忑不安的四贵两口吃了一惊,半晌没有回过神来。老王头赶紧跑上前去拉了一把四贵道:“还愣着干啥!赶紧灭火啊!”
     四个人也不说话,拍打的拍打,撂土的撂土,不一会儿,明火总算是扑灭了,几个人又忙着把没有然着的树枝和火子隔离开来。这时候,镇派出所的警车拉着白干警也赶到了。
     白干警看了看现场,在火堆旁踱了几个来回,冷冷地说:“今天这事已经明摆着,按照镇上规定,当事人罚款一千,拘留十五天,村委会教育监管不到位,也罚款一千。”
   红红那里经过这阵势?听说还要拘留人,急得腿都软了。她带着哭腔说:“警察同志,我们错了,罚款就罚款,千万不能拘留人呀,家里还有孙子要人经管,孩子都在外面打工,我两口子对这一大堆树枝也是实在没办法才这样干的,我们以后再不敢点火了。”红红话音刚落,老王头赶紧接了话:“这两口都是好人,半辈子了从来都没有犯过啥法,再说,树枝才烧了一点,大部分还没有着呢。”
   这时候的四贵反到没有了刚才的惊惧,他一句话也不说,从兜里取出烟锅,装上一锅烟沫蹲在一旁抽起烟来。
     初春的夜晚依然寒气逼人,尽管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堆散发出一阵阵热气,但在场的人还是感觉浑身发凉。
       白干警和大龙在一旁商量片刻,便由白干警宣布了决定:鉴于四贵两口能积极参与灭火且态度端正,特给予一下两种处理意见由四贵同志选择:
   1.罚款一千元,不行政拘留。
   2.罚款五百元并在村里广播上向群众做出检讨,不行政拘留。
   另外罚村委会一千元。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大龙心里的气还是没有消完,因为四贵这一把火,村里损失了一千元不说,自己还肯定要受镇长的批评。他表情严肃地对四贵说:“现在回去睡觉去,明天早上八点来村办公室接受处理。”
   大龙说完,大家便各自回家休息。
           
  
                三
    四贵回到家里,仍然一言不发,坐在炕沿上,一锅接一锅地抽着烟。他明知道是自己错了,可内心总是有那么一点不服气。红红实在忍不住了:“你倒是说句话呀!想接受哪个处理意见呢?”四贵头一偏反问起红红来:“依你说呢?”
   “要我说,一千元对咱家来说的确不算个小数目,我挖小蒜骨朵,腰酸腿疼地挖一天才卖三十几块钱,一千元要得多少天才能挣回来呀,虽然咱犯了错,但是,咱不能在全村人面前丢人现眼。就按第一个意见,给人家一千元吧!”四贵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又长长地吐了出去,他放下烟锅,拉住红红的手,深情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辈子跟我这个没本事的农民也受罪了,我选择第二种处理意见,毕竟在广播上说几句话就能省下五百元呀,得顶你挖小蒜骨朵多少天呢!”其实四贵心里并不是图省那五百元,他有自己的想法。
   第二天,四贵怀里揣着五百元按时来到了村办公室,见白干警和村主任大龙等人都已经到了。一番寒暄过后,四贵给白干警和村主任大龙说,他选择第二种处理意见。当他们表示同意后,四贵便给白干警交了钱,然后由村会计领着进了广播室,白干警和大龙一干人等则到了院子里,他们准备听听四贵的检讨。
   村里的广播室设在办公室的一个套间里,有一道碰锁门和办公室隔着,目的是在使用广播时尽量减少外面的干扰,这些都是四贵所熟知的。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他才选择了第二种处理意见。
   会计开了广播便出去了,四贵倒插上套间门,从怀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稿子。
   “全体村民同志们!大家早上好!我是咱村的村民田四贵。昨天晚上,我把我家西岭上伐过苹果树的柴草点着了,违反了镇政府的政策,破坏了环境,污染了空气,产生了什么二点五,这是不对的……”
   院子里白干警边听边对村主任大龙不住地点头:“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四贵讲话还蛮有水平的!”
    “……但是,我在承认自己错误的同时,还要替咱农民呐喊几声。禁烧是国家的大政策,改善环境,防止污染,造福百姓,是一件好事情!可是,我们是农民呀,农民就要种粮食务果树,种粮食就要产生秸秆、柴草,修剪果树就要产生树枝,然而这些柴草和树枝我们消化不了啊!路边不许堆放,埋又没处埋,烧又不能烧,自己又用不了………”
   四贵的话味突然不对了,这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套间的门“砰砰砰”地响起来,“四贵,你咋能这样检讨!快开门!”村会计在白干警和村主任的督促下,边敲门边喊。然而四贵的声音仍然在空中传播着“………动不动就罚款,一罚了之,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难道让咱们农民把这些柴草树枝都吃了不成……”四贵正讲着,广播突然停了,套间的灯也灭了。原来村主任见叫不开门,只得叫人把电闸关了。
   四贵开了套间门,白干警、村主任大龙以及随后赶来的村党支部书记程杰等人都在办公室坐着,几个人都铁青着脸。
   “田四贵同志,你这是在检讨吗?你这分明是在利用政府的宣传机器宣泄个人私愤!你知道吗,这样做会在群众中造成什么影响?”白干警第一个开了腔。四贵还和昨晚一样默不作声,只是表情看起来平和了许多。因为他觉得他把自己心底的压抑释放了,尽管话还没有讲完。
   事已至此,是必须尽快妥善的处理的时候了,必须尽量减少这事在群众中产生的不良影响。程杰和大龙简短交谈后作出决定,通知全体村干部到办公室集中开会,并让四贵也列席。
   会议很快就开始了。与会干部分别对这件事情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大家一致认为,四贵认识到了自己点火的错误,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对镇政府和村委会的工作有意见也无可厚非,但不能采用这样的极端方式,这样会在群众中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听完了大家的发言,程杰书记讲话了:“同志们,大家的看法我是基本赞同的,但是,有一点大家没有谈到,四贵同志为什么要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表达自己不满?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的问题啊!”程书记停顿了一下,他离开座位,走到旁听的四贵跟前接着说:“四贵同志腿脚不好,家里又缺少劳力,老两口要把那些树枝运出来并妥善处理掉的确是有困难的,我们村委会有责任和义务想办法帮助他,我们不光要扶贫,还要帮困啊!今天这件事,也给我深深地上了一课!”
   接着,村主任大龙顺便安排了有关整治撂荒地的几项工作,并指示副主任小刘带几个劳力帮助四贵家处理剩余的树枝。
   会议结束了。
   四贵走上前去紧紧握住村长、书记的手,同样没有说话,但两眼里的热泪却夺眶而出。
            
             尚胜利
                     2021.4.4于老屋。
  
     
      
  
         
      
       

共 45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四贵做检讨》尚文斌老师这篇小说,非常接地气。写了腿脚不灵便的四贵,在执行镇政府通知的禁止焚烧的规定时,由于自己有困难,而偷偷点燃了自家地里挖树出来的树枝,树干。焚烧立即引起村委会的注意,村委会带人扑灭了火,并让四贵在广播上做检查。四贵心不甘,情不愿地做检讨。检讨的内容,发泄了四贵对于禁止焚烧规定的不满。在村干部会议上,程杰书记的讲话引起村干部的反思,四贵为什么要要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表达自己不满?并号召村委会帮助腿脚不灵便的四贵,既要扶贫,也要帮困。会议结束,四贵握着程书记的手,热泪盈眶。这篇小说的意义在于村干部及时反思调整自己的工作方法。非常有积极意义和接地气!语言简洁,情节也不复杂,却深入人心!力荐赏读![编辑:极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21-04-07 20:32:44
  感谢尚老师赐稿山河如画!(;一_一)
  
   非常接地气的小说。这篇小说反映了乡村的规定,要有利于村民的实际利益,才能收到村民的拥戴。热情洋溢地讴歌了现代乡村干部,以群众利益为己任的虚实工作作风。也反映了农村的实际问题。感谢尚老师的思考。(?ò ∀ ó?)
  
   感谢您支持山河社团。敬茶!远握!(;一_一)
极冰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