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郝主任气的脸红脖子粗,声音洪亮,多少年的领导当下来,在歌舞团的威严是无可置疑的。

    整个大训练室里,所有人都被吓的噤若寒蝉。

    一个个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郝主任。还有觉得奇怪的,怎么就突然帮官晚晚出头了?

    不过无论心中怎么想,郝主任发火了,被抓了个正着,都得倒霉。

    弄不好要被开除的。

    一想到要被开除,都是年轻小姑娘,一个个吓的脸色惨白,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梁文静也老实的不敢说话,趁机缩到别人身后,减少存在感。

    “你……”郝主任伸手在丁月的脸上点了点,怒火冲天的骂道:“你简直粗鲁,人品低劣,一个人拉低了我们市歌舞团整体的素质,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没教养的人。”

    丁月都被骂呆住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又气又委屈。被领导这么评价,传出去让她怎么做人?

    “郝主任,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丁月委屈万分,“我又没说错,她就是贱,就是活该。”

    “住口!你再敢说一句就给我滚,我们单位庙小,留不住你这尊大佛。”郝主任疾言厉色。

    “你看看你,让前辈帮你擦鞋,你咋不上天呢?要不要我跟彭静华帮你擦鞋?你以为你是哪根葱?”

    丁月被骂的缩了缩脖子,其他人都没想到郝主任会发这么大的火,一个个都傻眼了。

    郝主任把丁月一通臭骂,其他人也没放过,一个个指过去,全都严厉的批评一遍。正优良到官晚晚踉跄着从地上站起来,跟变脸似的,讪笑着上前扶着官晚晚,亲切的问候。

    “怎么样?没事吧?你也是的,小辈不懂礼数你该教训的就要教训,可不能太好说话。”

    官晚晚一肚子疑问,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眨眨眼和郝主任目光对视。确定他并不是在拿自己寻开心,这才悄悄的松口气。

    日子能好过一些,当然好。

    “谢谢郝主任。”官晚晚不着痕迹的推开郝主任,低着头整理身上的衣服和乱了的头发,没去看四周的人。

    “你……”郝主任还想趁机说点好话,但一想自己之前做的的确不妥当,只得尴尬的转过头骂人,“看什么看?还不过来给晚晚到道歉?”

    “什么?”丁月不可思议的尖叫,“你让我跟她道歉?凭什么?”

    梁文静缩在别人身后,也露出震惊的表情。

    她很了解郝主任的为人,丁月在来头在市歌舞团已经算了很大了,他居然让丁月给官晚晚道歉?有没有搞错?

    官晚晚是找到靠山了吗?

    想到这里,梁文静用挑剔的眼光在官晚晚的身上巡视一遍,露出一抹嘲弄的冷笑。

    也难怪!

    有这身段出去卖,的确是能巴结到靠山的。

    算她小瞧这对母女俩了。

    果然都不愧是母女。

    “我让你道勤,你就道歉?怎么?现在连我都管不住你了?”郝主任最不允许的就是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道歉,现在就给官晚晚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