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梁国庆被问的一愣一愣的,脑子一时没转过来,下意识的跟着官霁白的话转。看到院子里果然堆放着锅碗瓢盆和一些用旧了,丢又舍不得丢,用又用不上的杂物,点头说:“是是是,昨天罗娟走的着急,很多东西都没拿。”

    “那正好您一次拿走。”

    “有点多,我得多跑几趟了。”

    “找一辆三轮车怎么样?”官霁白为难的说:“我下午要出去,没时间等着您!要不您找朋友来一起搬也行。对了,我听罗阿姨说,何全就有车子。”

    “何全是谁?”

    “何全您不知道?”官霁白红唇弯弯,笑的一脸单纯,“他是罗阿姨的好朋友呀!就是前天晚上来家里跟罗阿姨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听罗阿姨说,他有钱,家里有辆二手三轮车,专门给人拉货。”

    梁国庆脑子里嗡的一声,全身都在颤抖。

    “前天晚上?跟罗娟睡一起?”他……他才几天没回家,怎么就发生这么多事情?、

    “是啊!邻居没都知道。”

    梁国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进了胡同,遇到邻居们都会拐弯抹角的劝说他要把媳妇管好了,日子还得过。再或者还有人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之前梁国庆还不知道,现在终于明白了。

    “小白,叔叔谢谢你。”

    “梁叔叔您客气了,为人民服务是我的良好品德。”官霁白谦虚不已。

    “谢谢,谢谢你。”

    梁国庆哪里还有心思耽误,迅速的去街上找了辆脚踩的三轮车把锅碗瓢盆都搬了上去,一路飞快的回了厂里分的房子。到家时,罗娟还趟在床上没起来呢!

    早上,梁国庆下厨,伺候着罗娟吃了六个荷包蛋,让她在家好好养伤。

    梁文静则是出去找同学了,反正她平时狐朋狗友也多,经常不在家。

    梁国庆一脚把门踹开,吵的本就心情不好的罗娟破口大骂:“找死呀?没出息的东西,进门不会轻一点吗?门都要被你踹坏了。”

    从宽敞带独立院子的四合院,搬到拥挤的筒子楼,罗娟这心里就憋了一口气。

    这就好像富太太一夕之间变成乞丐,她哪能受得了!

    而且工作还没了,学习班老师也当不了。

    罗娟又恨又气又急,不知道咒骂了官霁白和官晚晚多少次,只等着养好伤就报复回来。

    让两个贱人付出代价。

    如果是平时的梁国庆,肯定是想着法子的讨好,根本不会发脾气。原主前世,罗娟因为踩着官晚晚母女俩,越混越好,搭上了不少的人脉资源,在家中地位也越来越高。

    梁国庆那时,就是个窝囊废。

    一开始不知道被戴了绿帽子,后来知道了,也打不过野男人。房子,工资收入都是罗娟的,被压的死死的。

    有气也得忍着。

    这会可不一样,罗娟还没来得及崛起,甚至单位工作都丢了。梁国庆虽然老实,软弱,可还没到窝囊废的地步。

    被戴了绿帽子,闹的人人皆知,他脸都丢尽了,进来逮着罗娟就是一顿打。

    打的罗娟是鬼哭狼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饶,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

    终于出了一口气,梁国庆提着罗娟就把她从房间里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