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当官晚晚跟何全衣衫不整的被人发现,围观时,结果可想而知。

    一切都毁了,母女俩再一次的被打入地狱,那时因为母女俩有隔阂,官晚晚的名声不好听,无论官晚晚怎么解释都没人相信。

    包括原主。

    一直到最后,她才知道真相,可早就来不及了。

    所以这事情对原主的伤害最大,也在官霁白的脑海中记忆最深刻。

    今天晚上是个好机会。

    梁国庆不在家,何全那个老色鬼怎么可能舍得放过这个机会。

    官霁白身形灵敏的打开院子门,好似优雅的波斯猫,步履无声。

    清冷的月光映照下,窈窕的身影被斜斜的拉长,偶尔传来一声狗吠声。

    何全住的地方有点远,本以为想要去肯定得浪费不少时间,天亮前能把事情做成就不错了。

    官霁白甚至做好了失败的打算,可不想才出门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定睛一看,正是记忆中的何全。

    摇摇晃晃,走路拽的很,一边走还哼着不正经的小调,显然心情很好。

    官霁白借着月光,仔细的打量,从身形到声音都和原主记忆中的符合。

    大概四十几岁,长的五大三粗看起来的确比梁国庆健壮很多。

    仔细一想,何全会来一点都不奇怪。

    应该是原本就来的,只是原主和官晚晚都被下了安眠药,啥都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何全曾经来过。

    这下省了她很多事,不用冒险了。

    想明白的官霁白飞快的转身,趁着没被发现,偷偷的回去。反手关了大门,并没有锁死。先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丢回罗娟的房间里,才回房间。

    一进房间,官霁白就把门从里面反锁了。不放心还拿椅子堵住,然后不动声色的躲在门后面透过门缝朝外面偷看。

    太黑了,啥也看不清楚,但能听到动静。

    很快,屋子大门被人推开的动静传来,接着是脚步声,关门声,然后就是女人骂死鬼的声音。

    黑暗中,官霁白清丽绝伦的脸上缓缓勾起一抹魅惑的笑。

    “妈妈,你醒醒。”

    迷糊中,官晚晚被人拼命的推醒,睁开眼睛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直到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才彻底清醒。

    官晚晚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正要询问就听胆子很小的女儿正浑身颤抖,惊吓的脸色发白,恐惧的说:“家里进小偷了,怎么办?”

    官晚晚瞬间清醒,所幸她住在农村时,有着丰富的抓小偷,斗混混,色狼的经验。虽然慌张,但却不会冲动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你罗娟阿姨和文静姐呢?她们怎么样?”

    “她们不清楚,应该是跑出去了。”官霁白一把抓住亲妈的胳膊,“我们快出去,我听到小偷好像进了厨房,你听,是不是有动静。”

    俩人屏住呼吸,果然寂静中有声音,但这声音怎么……很不对劲?

    官晚晚正要细听,就被女儿匆忙的给拖了出来。

    “快,不能让小偷发现了,万一小偷狗急跳墙咋办。”官霁白面上表现的惊惧不安,实际上全程主导着官晚晚。

    “妈妈你快去通知邻居们,喊人来抓小偷。”

    “这……这,你罗娟阿姨……”

    “快去,来不及了。”官霁白根本不给她思考的时间,催促着把人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