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因为官晚晚带的行李多,回去打了辆黑车,老式的桑塔纳。现在出租车还很少,火车站最多的是三轮,中巴,和摩的。

    能打的起桑塔纳的算是很不错的了。

    罗娟暗暗撇嘴,抢先一步跑到后面坐下。

    官晚晚也跟着坐在了后面。

    官霁白意味深长的看了后面的俩人,没说话默默的坐到了副驾驶。

    一路上就听罗娟明着暗着的炫耀她闺女在单位里是如何的受重视,人缘好,聪明又孝顺。

    官霁白听的想翻白眼,忍了一路好不容易到了,下车后官晚晚付了车费,母女俩拎着大包的行李跟在罗娟身后。

    官霁白好奇的四处打量,越看越心惊。

    这里很熟悉呀!

    老式的胡同,房屋虽然陈旧,但却有着深厚的底蕴。极目眺望,能看到远处青翠的香樟树和白墙红瓦的精致洋楼。

    那里以前曾经是各国使馆一条街,后来改成了华侨路。八十年代归国投资潮开始后,很多华侨从海外回来投资,都住在那里。

    官霁白在心中默默的算了一下,那个男人这时刚从国外回来,就是住在华侨路。

    最最重要的是,他今年才二十四岁呢!

    真好!

    只要一想到跟他生活在同一个年代,能看到他最风华正茂的样子,官霁白就雀跃不已。

    不知道少年郎会是何等的惊艳。

    官霁白被围巾挡住一半的面孔扬起一个满足的笑,拎着行李蹦蹦跳跳的加快步伐,跟着官晚晚进了大门。正要一脚跨进客厅,就听罗娟一声尖叫。

    “等一下。”

    官霁白一愣,抬起来的右脚悬空,疑惑的看着已经先进门的罗娟和官晚晚。

    罗娟一脸的嫌弃,教训道:“要换鞋子的,晚晚你好歹也是出生名门,怎么把女儿教成这样?一点礼貌都不懂,不知道上门做客要尊重主人的吗?脏死了,小姑娘家家的也不讲究卫生。”

    官晚晚脸色难看,没说让女儿换鞋子,也没说不换鞋子。

    官霁白理都没理,一脚落下,步履从容的进来,四处打量。发现房子还挺大的,只是里面东西多,老实的沙发虽然有了年代感,可是仔细看的话质量却很好。

    茶几,柜子都是上好的木头,有着漂亮的纹理,因为使用时间长了已经有漂亮的包浆。

    估计家具也是官晚晚留下的。

    “你你你……”罗娟气的瞪大了眼。

    官晚晚也惊讶的看了一眼女儿,有些出乎意料,她以为小白会乖乖的换鞋子呢!

    “你怎么不听话?”罗娟终于把话给说了出来,却被官晚晚亲热的挽着手臂,打趣说:“好了罗娟,我家小白还是个孩子呢!她从小就性格腼腆,你别跟她计较了。来,咱们好好说说单位里怎么样,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变化太大,我都不认识了。”

    罗娟不甘不愿的被拖走,官霁白一个人落了个自在,跟官晚晚打了招呼,出去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她穿来了,那就要把日子过好。

    官霁白出了门,按照原主的记忆在胡同里转了一圈,在巷口买了块萝卜丝饼拿在手里吃。不知不觉的走远了,等回神就发现自己跑到了华侨路。

    燕先生就住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