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天马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影视戏曲 >> 【丹枫】包公斩皇子(豫剧)

编辑推荐 【丹枫】包公斩皇子(豫剧) ——六场古装豫剧


作者:白常学 秀才,2853.4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75发表时间:2021-04-06 21:17:08
摘要:原创首发丹枫

【丹枫】包公斩皇子(豫剧) 时间:大宋王朝
   人物:包文正——男,五十岁,八府巡按
   燕州王——男,二十岁,宋仁宗与西宫潘贵妃之子
   韩杏花——女,十八岁,韩祥之女
   杨元帅——男,三十岁,征北大元帅
   潘贵妃——女,四十岁,西宫娘娘
   八贤王——男,四十岁,朝庭重臣
   潘仁美——男,六十岁,太师,潘贵妃之父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
   韩祥、韩妻、苟皮,众兵将、众家丁、众宫女
  
   第一场
  
   [幕启。远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仙鹤祥绕,梅鹿跳涧;近处杨柳依依,炊烟裊袅,良田千顷,庄稼茂盛。
   [燕州王、苟皮和四家丁骑马上。
   燕州王:(唱)骑快马扬长鞭胡冲乱闯,
   我本是,当今皇上的三太子、威名赫赫的燕州王。
   这里的州府县衙都归我执掌,
   这里的老百姓都给我缴粮。
   我就是这地方的小皇上,
   我就是这地方的大霸王。
   我母亲坐西宫跟随皇上,
   我姥爷当太师威振朝纲。
   我成天吃香喝辣到处遛逛,
   看斗鸡,打麻将,串妓院,进赌场,敛钱财,抢姑娘,东跑西窜真他娘的忙!忙啊忙又忙。
   今天我为打猎把弓箭擦亮,
   猛然见一只白兔往那地里藏。
   带家丁骑快马直往前闯,
   为狩猎我不惜热汗流淌。
   我说苟皮,我看见有只兔子钻到前面庄稼地里去了,叫家丁们都去给我找哇。
   苟皮:燕州王有令,叫我们去庄稼地里找兔子。都听见了没有?
   众家丁:听见了。我们这就去找兔子。
   [众下。
   [韩祥、韩妻、杏花拿镰刀上。
   韩祥:(唱)八月中秋谷穗黄,
   韩妻:(唱)家家户户收割忙。
   杏花:(唱)跟随父母把地上,
   掐谷穗、割豆秧、剥玉茭、砍高梁、扛的扛,装的装,
   一趟一趟送到场。
   韩祥:(唱)站在地头放眼望——
   韩妻:(唱)庄稼长得真不瓤。
   杏花:(唱)挽挽袖子唾唾手掌,
   挥舞镰刀收割忙。
   [一家三口收割庄稼。
   [燕州王、苟皮及众家丁上。
   韩祥:(见燕州王一伙要从地里过,忙上前拦住)官人,请你们走大路,不要踩坏我的庄稼。
   苟皮:老子偏偏要从你的地里走!
   韩祥:官人,这地里的庄稼可是俺一家三口的命根子,你们不能踩呀!
   苟皮:老家伙,你真是瞎了狗眼。也不看看我们是谁?燕州王来了。
   韩祥:我不管你们是谁,就是不能糟蹋庄稼!
   苟皮:呀嗨,老东西还摽上了。那只兔子就藏在这块庄稼地里,都去地里给燕州王搜寻。
   韩祥:(拦住)不能去踩我的庄稼!
   燕州王:是谁在挡道啊?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老虎头上蹭痒痒。
   韩祥:燕州王,你们为什么放着大路不走,偏偏要从我这庄稼地里过啊?
   燕州王:什么是你的地?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想从哪里走就从那里走。谁也挡不住。
   韩祥:这是我的地,不能踩我的庄稼。
   燕州王:闪开,再挡我的道就要你的命!
   韩祥:要了我的命也不能踩坏庄稼。
   燕州王:(一剑将韩祥扎死)去你的吧!敢挡我的道?
   杏花:爹——(哭叫)你杀死我爹,不能走!
   燕州王:呀嗨,又是个不怕死的。吃我一剑!
   [燕州王扎杏花,韩妻急忙上前挡住,韩妻被扎身亡。
   杏花:(哭叫)娘——
   燕州王:楞着干啥?还不赶紧给我找兔子?。
   [燕州王一伙下。
   杏花:(唱)晴天霹雳灾祸降——
   贼强盗杀死了我的爹娘。
   娘啊娘你为我把剑挡,
   爹呀爹你死得太冤枉。
   霎时间就像那塌了天一样,
   杏花我心如刀搅,疼断肝肠,眼泪哭干,万分悲伤,啊啊啊,我那可怜的爹呀,屈死的娘。
   爹娘啊,你们睁开眼再望一望,
   你的女儿就跪在你们身旁。
   撇下我孤苦伶仃凄惨悲凉,
   爹娘啊,可叫我今后咋过时光?
   谁给俺割柴种地犁耧锄耩?
   谁给俺做伴说话补衣熬汤?
   幕后合唱:海河水呜呜咽咽缓缓荡漾,
   在诉说老百姓的苦难冤枉。
   杏花:(唱)爹娘啊,我也不想活在这个世上,
   黄泉路上等一等,女儿和你们一块去见阎王。
   [杏花欲投河自尽。
   [包文正一干人马上。
   王朝:老爷,有人要跳河。
   包文正:快去救人!
   [王朝等人将杏花拉过来。
   杏花:你们别拦,让我去死。
   包文正:这位姑娘,年纪轻轻的,为啥要寻短见啊?
   杏花:我父母被燕州王杀害,我也不想活了。
   包文正:他为何要杀害你父母?
   杏花:他为了找一只兔子,就叫家丁踩俺的庄稼地,父亲不让他们踩,他就行凶杀人。
   包文正:真是可恶至极,气煞我也!待我捉拿凶犯,升堂问案,给你报仇雪恨,鸣屈伸冤。
   王朝:老爷,凶犯可是当今皇上的三太子,赫赫有名的燕州王啊!
   包文正: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凶手不除,法律难依。我这里有十两纹银,你把父母安葬了后,写张大状,再来找我。为你父母报仇伸冤。
   杏花:多谢大伯。你是哪家大人?能把皇上的儿子扳倒吗?
   包文正: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大宋法律,天王老子也不能违背。
   王朝:请民女放心,我家老爷就是开封府的包公包大人,是皇上御封的八府巡按,专门来惩恶除霸,为民伸冤的。
   杏花:原来是青天大老爷到了。我为父母报仇伸冤有希望了。
   包文正:因公事繁忙,我们不便久留。请姑娘多多保重,节哀顺变。我在燕州大堂等你。
   杏花:多谢包大人。
   包文正:失陪了(众下)
   杏花:(唱)包青天奉命巡查来燕州,
   赠银两叫我把父母埋荒丘。
   强忍悲痛等时候,
   定为父母报冤仇。
   我那屈死的爹娘啊——
   [幕落。
   第二场
  
   [幕启。二道幕前。
   [杨元帅领众兵将上。
   杨元帅:(唱)奉圣命率领兵马抗北辽,
   杨家将一个个士气高。
   把辽兵打得撒腿就跑,
   丟盔卸甲鬼哭狼嚎。
   兵将们乘胜追击千军横扫,
   把辽兵打斗得跪地求饶。
   北辽王情愿称臣与大宋和好,
   向我朝进贡牛羊骏马八千条。
   再不敢让辽兵来边境骚扰,
   打胜仗领人马班师回朝。
   [杨元帅领兵将下。包文正偕王朝等人上。
   包文正:(唱)带衙役来到了燕州地面,
   我心中像压着一座大山。
   燕州王在此地屡把罪犯,
   他手下有家丁兵马一大班。
   他肯定不把我正眼看,
   论实力他强我弱难把他扳。
   要是有三千兵马任我调遣,
   一定能把燕王打入牢监。
   猛抬头看对面旌旗招展,
   斗大的杨字在上面。
   想必是杨家将胜利凯旋,
   我急忙领衙役走向前。
   [杨元帅领兵将上。
   包文正:请问将士,你们可是杨家将?
   将士:正是。
   包文正:杨元帅在哪里?
   杨元帅:原来是包大人啊。
   [二人相视大笑。
   包文正:杨元帅,本官有一事,还得请你帮忙。
   杨元帅:包大人,有事尽管讲,在下一定帮忙。
   包文正:(唱)我奉命来此地巡查办案,
   老百姓纷纷来诉屈喊冤。
   燕州王在此地犯有人命案,
   我必须依法严惩将他收监。
   可惜我势单力薄难把此事办,
   想借用杨家将辛苦一番。
   杨元帅:包大人办案公正,爱憎分明。我全力支持,捉拿元凶。
   包文正:多谢杨元帅,有你给我撑作坚强后盾,事情就好办了哇。哈哈哈!
   杨元帅:那咱们就开路吧?
   包文正:开路,直奔燕州府。
   [众下。燕州王一伙上。
   燕州王:(唱)今天狩猎到处跑,
   又追兔子又射雕。
   打死的猎物真不少,
   装了满满两大包。
   小的们,今天玩得开心不开心啊?
   众家丁:开心。
   燕州王:过瘾不过瘾啊?
   众家丁:过瘾。
   苟皮:燕王爷,可惜咱们害死了两条人命。听说八府巡按包公包大人来到燕州府地面。他要是追究此事,对王爷你嘛……可是大大的不利呀。
   燕州王:别说是八府巡按,就是我父皇来到,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杀个穷苦老百姓算什么大不了的事?给她些银两不就完事了么?不必大惊小怪。
   苟皮:包大人执法如山,铁面无私,什么王孙公子,皇亲国戚,在他眼里,就是平民百姓。只要犯法,概不容情。王爷,你可不能麻痹大意,掉以轻心啊!
   燕州王:嘿嘿嘿嘿,别看他是八府巡按,权大如天。就是借给他两个胆,也不敢把我惩办,更不敢将我除斩。燕州府是我的地盘,他来了还得向我三叩九拜,施礼问安。我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我叫他打狗,他不敢撵鸡。我是君,他是臣。他还得乖乖地听我使唤。
   苟皮:没事就好。咱们打道回府吧?
   燕州王:打道回府,
   [众下。
   [幕启。包公临时公堂。
   包文正:(唱)包文正来到燕州细查访,
   这里的老百姓直喊冤枉。
   燕州王无恶不作横行霸道,
   仗权势抢男霸女气焰嚣张。
   受贿赂买官卖官歪风大长,
   搞帮派结党营私陷害忠良。
   闹独立招兵买马培植亲信,
   对百姓敲诈勒索中饱私囊。
   更可恨草菅人命心毒手辣,
   害死的老百姓无辜冤枉。
   大宋朝岂容他作乱犯上,
   定叫他受到严惩伏法退脏。
   王朝听令。
   王朝:大人请讲。
   包文正:速去燕州府各地张贴晓喻,黎民百姓有苦的诉苦,有冤的诉冤,八府巡按为他们撑腰做主,报仇伸冤。
   王朝:王朝遵命(下)
   包文正:马汉听令。
   马汉:大人请讲。
   包文正:速去告诉杨元帅,派兵将燕王府团团围住,把三太子燕州王绳捆索绑,捉拿归案。
   马汉:马汉遵令(下)。
   杏花:(上)民女杏花冤枉啊——
   (唱)燕州王杀死了我的双亲,
   视百姓如草芥狗肺狼心。
   望大人将此贼依法严惩,
   为民女报仇雪恨把冤伸。
   包文正:张龙,把民女杏花的大状呈上来。
   张龙:(呈状)大人请看。
   包文正:告状人民女韩杏花,状告燕州王行凶杀人,连伤二命,请大人为民女做主,捉拿凶犯,将其斩首示众,报仇雪恨。好状啊——
   (唱)燕州王行凶作恶太猖狂,
   持利剑连伤二命如豺狼。
   大宋朝法律威严不可违抗,
   我定要将你处死去见阎王。
   [众百姓上,高呼:包大人,我们冤枉啊!
   包文正:各位父老乡亲,大家不要慌,一个一个讲。
   老大爷:我先说。
   (唱)燕州王为狩猎调教烈性犬,
   把我儿当猎物任狗摧残。
   浑身上下都被狗撕扯咬烂,
   惨死在狗嘴下我把泪哭干。
   老大娘:(唱)我女儿相貌出众像貂蝉,
   燕州王就死皮赖脸来纠缠。
   对女儿严刑拷打不择手段,
   可怜她不甘凌辱上吊把梁悬。
   大姑娘:(唱)我的父原来是一位知县,
   因家穷没给皇子送银钱。
   燕州王就将我父来撤换,
   把他的亲信提为县官。
   小青年:(唱)燕州王为了练跑马射箭,
   就强行霸占了我家的农田。
   全家人只好流浪去要饭,
   我的父饿死在腊月天。
   包文正:好恼!
   (唱)燕州王就是个恶霸凶犯,
   恶贯满盈罪滔天。
   有多少良民被他害,
   有多少民女被他缠,
   有多少田地被他占,
   有多少银钱被他贪。
   燕州王为大宋丢尽了脸,
   留此人就等于姑息养奸。
   倘若他日后掌皇权,
   民受苦来国不安。
   马汉:禀大人,拿到燕州王。
   包文正:押上来。
   马汉:押上来。
   [四兵士押着被绳捆索绑的燕州王上。
   燕州王:(唱)包黑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
   竟敢把皇太子用绳拴。
   莫非你目无皇上想造反?
   我现在就去汴梁把你参。
   包文正:(唱)燕州王你朝这里看,
   御赠的尚方宝剑堂上悬。
   万岁爷交给我生杀大权,
   可不用劳驾你去把我参。
   燕州王:(唱)我本是父王的宝贝蛋,
   大宋朝就是我家的天马。
   我家的天马我说了算,
   你有何资格把我拴?
   包文正:(唱)燕州王你往这边看,
   父老乡亲都来喊冤。
   杏花的父母被你害,
   大爷的儿子染黄泉‘
   你抢男霸女把法律犯,
   你敲诈勒索敛银钱。
   你强占民田和庄院,
   你排斥清官用贪官。
   你身上背着多少人命案,
   你收受的贿赂堆成山。
   你依权仗势行凶做恶横行霸道天怒人怨,
   你就是大宋的败类误国的源。
   要知道老百姓就像载船的水,
   大宋朝就像一座水中船。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谁惹恼老百姓就把你推翻。
   君臣们要都像你这样办,
   大宋朝一定会失去天马。
   我把你打入牢笼正合民愿,
   按法律把你处斩杀一儆千。

共 1125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本剧写的是杏花与爹娘正在地里收割庄稼,遇上了狩猎的燕州王三皇子,三皇子本是西宫娘娘所生,仗着皇家身世横行霸道。狩猎时见到兔子跑到了杏花家的庄稼地,便指使家丁寻找,杏花父亲为了庄稼不被踩而阻止死在三皇子剑下,杏花母亲为了保护女儿也中剑身亡。眼见父母双亡,恶人也扬长而去,绝望的杏花哭罢要投河自尽,正遇上包文正一干人等经过,救下杏花,杏花哭诉了事情经过,惹得心怀正义的包文正决心为其伸冤,在一番细心斟酌之后,不顾西宫娘娘和潘仁美的求情与金钱引诱,终借杨家将与受屈民众之力,来了个军民联合大围剿,同仇敌忾将恶人命要!一篇赞扬包公铁面无私的古装豫剧,弘扬正能量,军民一条心,恶人有恶报。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文字精炼,老师文化深厚令人佩服至极!力推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21-04-06 21:28:46
  包公斩皇子,斩的是恶人,赢得的是民心,稳固的天马!为老师佳作点大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杨天杰        2021-04-07 06:20:55
  看到白常学老师的又一本好戏上网,真介羡慕。歌颂包公,充满正能量。为老师的佳作点赞。遥祝春祺。
3 楼        文友:鲁芒        2021-04-07 08:34:52
  作者爱憎分明,惩恶扬善,好戏!加之地道的豫剧风格,读起来仿佛看到舞台上的演出,听到豫剧唱腔的旋律。学习了!
小说作者,也喜欢诗歌和散文。长篇小说《风雨流年》曾获得方正科技杯网络文学大赛月度冠军。主张有感而发,不平则鸣。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