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天马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影视戏曲 >> 【菊韵】驯暴记(话剧剧本)

编辑推荐 【菊韵】驯暴记(话剧剧本)


作者:鲁芒 进士,9792.7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046发表时间:2021-03-21 12:02:34
摘要:聪明勇敢的吴小瑜帮姐姐吴小瑾驯服家暴成性的杨虎的故事。

【菊韵】驯暴记(话剧剧本) 时间当代2011年春天
   地点沂蒙地区某县城
   人物
   吴小瑾——杨虎之妻
   吴小瑜——吴小瑾之胞妹
   吴汉农——吴小瑾之父
   宋玉玲——吴小瑾之母
   吴小龙——吴小瑜叔伯弟弟
   杨虎——下层公务员
   第一幕县城附近某村庄吴小瑾娘家
   堂屋中午。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正面墙上挂着毛主席画像,下面一台四十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主席像旁边有一只老式的挂钟,挂钟旁挂着挂历,贴着各种墙画。
   幕启吴汉农坐在饭桌旁抽烟喝水。宋玉玲拾掇饭菜。
   吴小瑾耷拉着脑袋上。
   宋玉玲:小瑾来了,正好坐下吃饭吧。
   吴小瑾:妈,我不想吃。
   宋玉玲:你怎么啦,(观察女儿的面部)脸上还有血?
   吴汉农站起来,凑过去看了看女儿的脸。
   吴汉农:怎么回事?
   吴小瑾:(欲言又止的样子)妈……(落泪)
   吴汉农:是不是那个东西又打你了?
   吴小瑾默认。
   宋玉玲:(心疼地轻轻抚摸女儿的脸)可怜的孩子!他怎么那么狠心,一个月打你好几次了!
   吴汉农:他凭什么动不动就打人,就凭他是个官?
   宋玉玲:打人打习惯了。
   吴汉农:你就由着他打吗?
   吴小瑾:我……
   吴汉农:当初看他文质彬彬的,长得也不错,待人接物也还行,怎么变成这样子?是不是叫你惯的。
   吴小瑾:爸爸,怎么是我惯的呢?她在外面不痛快,回家就对我出气。
   吴汉农:他有什么不痛快的事!不就是想提拔提不上去吗?
   宋玉玲:男人在外面不顺,回家朝老婆煞气,吵几句骂几句也就行了,动不动就打人可不行。就是牛驴还得有错才打呢?
   吴汉农:咱小瑾有什么错!小瑾,你说实话,你有什么不对的事叫他抓着了?
   吴小瑾:爸爸,我想不出我有什么错。我每天在外打工,累得要命,回家还得做饭,干家务,晚上吃完饭后,还要洗衣服,有时候一直到半夜。我知道,不这样干不行,孩子正上学,家里经济也不宽裕,我不拼干怎么办。
   吴汉农:他说你有什么错?
   吴小瑾:我没听出她说我有什么错,他就是爱打人。
   宋玉玲:他拿你当出气筒了!
   吴汉农:我真不明白,要是你有错挨打,还情有可原,你又没有错,他凭什么打你!
   吴小瑾:哎哟!(作腰疼状)
   宋玉玲:你怎么了小瑾?
   吴小瑾:我腰疼得厉害。
   宋玉玲:(扶女儿到沙发上斜躺着)叫他打的吧?我看看。(掀开女儿的褂子)哎呀,青一块紫一块的。
   吴汉农:够狠的,打人这么个打法!
   吴小瑾:昨天晚上,她在外面喝了酒回家,进门就叫我给他冲茶,我正在厕所,出来晚了一点,她上来就给了我几个耳光,打得我晕了过去。清醒一点后我就给他冲茶,他又嫌我太慢,上来拳打脚踢,对着我的腰踹了好几脚。
   宋玉玲:你说什么来吗?
   吴小瑾:我什么也没敢说,他倒说了些很难听的。
   宋玉玲:他说什么?
   吴小瑾:他说自从娶了我,他没有一点是顺利的。他说,人家跟她一块儿当上公务员的,提得很快,有的提了科级,有的都提了副局长了,最差的也提个股级,副科级,就他,一直是个办事员。
   宋玉玲: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吴小瑾:他说叫我妨的。
   吴汉农:什么妨的,就这样的德行,人家能提拔他!
   宋玉玲:她还是国家干部呢,也信迷信呀。——他还说什么?
   吴小瑾:他说,人家提拔的,都有个好爸爸,没有好爸爸,也有个好丈人,没有个好丈人,也有个有能耐的好老婆,他说他什么关系也没有,娶了个老婆也就是个会说话会干活的牲口。
   宋玉玲:他那不是骂人吗?
   吴汉农:他才是牲口呢!
   吴小瑾:他最会骂人了,可他不论骂什么,我都听着,从来不敢回骂一句。
   宋玉玲:就这样他还是动不动就打?
   吴小瑾:往死里打。
   吴汉农:(气呼呼地)你就那么窝囊?真像您妈妈!
   宋玉玲:你听您爸爸说的,我窝囊还不是叫你欺下了?我跟你结婚三十多年了,家里什么事不是你说了算?我什么时候敢跟你顶撞?
   吴汉农:可是我没戳你一指头呀。
   宋玉玲:那是因为我让着你,要是不让着你,你看你打我不。这会儿你又嫌小瑾窝囊,不窝囊怎么办?离婚?
   吴汉农:小瑾呀,你和小瑜,姊妹俩长得一模一样,说话声音都一样,外人都分不出谁是谁,可是你们性格怎么这么不同!
   宋玉玲:小瑜像个男孩子。
   吴小瑜提牛奶上。
   吴小瑜:(将牛奶放到饭桌上)你们在背后议论我呀。
   吴汉农:我是说,您姊妹俩性格很不一样。
   吴小瑜:那是,我姐姐太懦弱,我是什么也不怕。
   宋玉玲:小瑜呀,你看你姐姐受的这个罪,今天挨一顿,明天挨一顿,有时候一天挨好几顿呀。
   吴小瑜:(愤慨)怎么,俺姐姐又挨打了?
   宋玉玲:打得还不轻呢。
   吴小瑜:(走到沙发旁,蹲下)姐姐,打成什么样?
   吴小瑾:(呻吟)疼啊。
   宋玉玲:拳打脚踢,打得皮开肉绽,伤着腰了。
   吴小瑜:(愤怒)这个混蛋,他凭什么打人!这是家暴,咱到法院去告他!
   吴汉农:我同意小瑜的意见,不能这样忍下去了。
   宋玉玲:你问问小瑾,动法院行吧。
   吴小瑜:怎么不行?现在是法治社会,有法律,不能叫那只恶虎作恶。(来到沙发旁)姐姐,我看走法律程序吧,不这样怕你要挨一辈子打,最后叫他打死算完。
   吴汉农:我看小瑾说的对,不能这样由着他打。
   吴小瑾哭泣。
   宋玉玲:(看出小瑾的心事)我看小瑾有难处。
   吴小瑜:什么难处!自己挨了打不敢反抗,哪有姐姐这样的!
   宋玉玲:你们想想,你们这样一告,法院就插手处理,法院不管你三七二十一,就按着法律来,那样杨虎非受处分不可。
   吴小瑜:那不很好吗?咱们告,就是为了叫法院教育教育他,叫他改邪归正。
   宋玉玲:可是那样一弄,家庭矛盾就更深了,杨虎还会变着法儿折磨小瑾。孩子正上学,他知道她妈妈告的他爸爸,会有什么想法,对他妈妈会怎么看。
   吴小瑜:妈,你想多了,叫法院教训一下,杨虎才可能有点转变。
   宋玉玲:要是不转变呢?
   吴汉农:(对妻子)我说小瑾像你不冤枉,吃了亏还得让着人家,真叫那只虎吓住了!
   宋玉玲:你真是站着说话不害腰疼,我就是叫你这只虎吓住的。我忍了一辈子,这不也过来了?
   吴小瑜:要是像杨虎那样,我爸爸天天打你,你能忍一辈子?(对小瑾)姐姐,你想想吧,还得你说了算,你是继续让着他,让他虐待你呢,还是走法律程序,教训教训他。
   吴小瑾:我……
   吴汉农:你倒是说话呀。
   宋玉玲:(对小瑾)你妹妹问你呢。
   吴小瑾:我……
   吴汉农:你有什么难处,可以说出来,叫大家出出主意。唉,你这性格呀,真叫人没办法!
   吴小瑾:(考虑半天)我这样想,他上几岁年纪是不是会转变。
   吴小瑜:你还存幻想,转变的有条件。
   宋玉玲:什么条件?
   吴小瑜:比方说吧,杨虎得了癌症或者脑血栓,不能自理了,自己觉得处处要人照顾了。
   宋玉玲:死丫头,怎么说这样的丧门话呢!
   吴汉农:小瑜说得有道理。
   吴小瑜:再比方说,他犯了罪进了劳改队。
   宋玉玲:越说越好听了,他打人,咱不能用这样的话咒人呀。
   吴小瑜:这不是咒,我说的是实话,爸爸,你说我说得不对吗?
   吴汉农:也就是那么回事。杨虎现在虽说不很得意,可还觉得自己是干部,要他改变恶习很难。
   吴小瑜:要不就向他单位的领导反映反映,叫他的上司管管。他不是一心想提拔吗?这是个紧箍咒,领导批评他,他可能还不敢不接受。
   宋玉玲:你问问你姐姐吧。
   吴小瑜:姐姐,你看呢?
   吴小瑾:(犯难)姐姐呀,你光那么说,可那样他就更难提拔了,提拔不了,他不更恨着我吗?
   吴汉农:你呀,你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到底叫俺怎么办?你是我的闺女,我当爸爸的,能忍心叫你在他家挨打受骂吗?
   吴小瑜:姐姐,你说怎么办?
   吴小瑾:(犹豫)姐姐,爸爸,我想感化感化他。
   宋玉玲:也有道理,他总是个人,还能真成了铁心王八蛋了!
   吴小瑜:他不是人,他是只虎,还是恶虎。姐姐,他已经打人成性了,你感化不了他。再说,你还要怎样感化他?
   吴汉农:感化,怕也不中用。
   宋玉玲:小瑾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他提不了官,心里不好受,回家后你好好安慰安慰他,一切都让着他。
   吴汉农:这样的人不提拔也罢,提上后小瑾越来罪了。
   吴小瑾:我想托人找个挣钱多的事干干,多挣点钱。
   吴小瑜:姐姐,你看你想得这么多,现在干什么挣钱多?咱们是良家妇女,除非干那下贱的事,别的,要技术没技术,光靠干粗活,挣不了多少钱呀。
   吴汉农:就算你能挣钱,他就不打你了?
   吴小瑜:像杨虎这样的人,其实是个本质问题,你想感化他,叫他放弃家暴,怕是不可能。姐姐,你敢确定他对你施行家暴,就是因为你挣钱少?就是因为你对他伺候不周到?
   吴小瑾:这……
   吴小瑜:不是我多心,当今社会,人的道德滑坡,社会成了大染缸,多少人栽倒在金钱上,栽倒在男女关系上。姐姐,你考虑到这方面没有。
   吴小瑾:(考虑半天)这方面的问题,他好像都没有。
   吴汉农:他现在还没有那个条件,地位不高。
   吴小瑜:反正我觉得,姐姐你的想法不行,要是鸡蛋,给它一定的温度和时间,可能变成小鸡,可要是石头,你给他温度它也不会变成小鸡,关键看他自己怎么样。有人性的人,你感化一下,他可能就觉悟了,没人性的人,你越感化,他越觉得你可欺。
   吴小瑾:小瑜,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吴小瑜:你必须硬起来,他打你的时候,你不能等着挨打,你要反抗。
   吴小瑾:可是我能打过他吗?
   吴小瑜:这个不能光看力气,还要看你的勇气。像杨虎这样的人,也不过是个纸老虎,你就是不怕他,他可能就软下来。
   吴汉农:小瑜说得对呀,你软他就硬,你硬他就软。我看杨虎也就是这么块货。
   宋玉玲:你们爷俩儿这是叫小瑾回家闹呀,闹出人命来怎么办?
   吴汉农:你别说了,小瑾还不像你!
   宋玉玲:人家还得在一起过日子,你们这样纵容她,叫她回去闹,闹得家破人亡,你们就舒坦了?
   吴小瑜:妈妈,你这担心没有必要。再说,我跟俺爸爸是为了俺姐姐好,就是为了避免她家庭继续恶化,才撒急的。谁愿意多管闲事,这不是为了俺姐姐吗!
   宋玉玲:知道你爷俩也不是恶意,可是要真按照你们说的办了,小瑾不家破人亡才怪呢!
   吴小瑜:妈,照你这么说,俺姐姐继续让下去,忍下去,叫杨虎打死,她就不家破人亡了?
   吴汉农:你不要跟你妈争论了,她一辈子胆小怕事,整个遗传给你姐姐了。
   吴小瑜:遗传是一方面,还有变异呢。我想叫俺姐姐变一变性格,把她由一只羊变成一只狼。
   宋玉玲:哎哟俺那闺女唻,怎么说出这么吓人的话来,你疯了!你还是当老师的,当老师教学生也是这么个教法?叫他们变成狼,去吃人!
   吴小瑜:妈,你怎么这么理解呢?我就是打一个比方,我的意思,叫俺姐姐硬起来,该斗争的就斗争。像杨虎这样的人,你不硬起来,他永远欺负你。
   宋玉玲:你在你家也是这样?
   吴小瑜:俺那口子可不像杨虎那样,他从来不欺负我,没有打我骂我,俺俩一直是平等的。他是君子,我也只能以礼相待,我不能当一只狼来咬他。
   宋玉玲:我说不过你。我觉得,你们都出嫁了,各有自己的家庭,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外亲管不得闲事,你跟你爸爸就不要给你姐出一些歪点子了,叫你姐姐回去,好好让着杨虎,就算铁人,他也会回心转意的。
   吴汉农:你听听,说了半天,你妈死脑子不转圈,还是那个想法。我是没有办法了。
   吴小瑜:俺妈说外亲管不得闲事,这是老说法,我不信,这个闲事我非管不可!
   宋玉玲:那你想怎么办?
   吴小瑜:怎么办?最起码先晓之以理,也就是跟他摆事实讲道理,看看他的表现。
   宋玉玲:小瑜跟你姐姐商量一下吧。小瑾,你觉得怎么办好?
   吴小瑾:我……
   吴汉农:你问她那不是白搭,她有什么主意!
   吴小瑜:首先你得拿定主意,勇敢起来,要是你继续这么软弱,俺就不好插手管了。
   吴小瑾点点头。
   吴小瑜:今天晚上,咱俩加上咱爸爸,三个人一起去你家,当着杨虎的面,教育教育他,看他的态度。他要是有转变,咱就看他的行动。他要是不服气,咱也不算完,反正咱三个人在,他也不敢怎么样。姐姐,你说呢?
   吴小瑾:(犯难)那样,他一定会认为是我向你们告的状,他会报复的。
   吴汉农:我说小瑾呀,你顾虑重重,胆小怕事,越是这样就越吃亏挨打。

共 12889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非常欣赏鲁芒老师的精彩影视剧。《训暴记》忆现实生活为题材,生动的反映了当代某些人家的生活,富有深刻的教育意义。剧中杨虎一个基层公务员,权利不大,学识不高,能力甚微,但是对妻子却是一副霸王模样,动不动就动拳头打人,使得妻子肉体伤痕累累,心灵也受到极大伤害。懦弱的妻子不敢与他争斗,不敢反抗,只有回娘家向家人诉苦。家人为了顾及家庭,没有将家暴诉诸法院,而是在聪明勇敢的妹妹吴小瑜的帮助下,驯服了欺负姐姐的家暴成性的杨虎。帮助姐姐吴小瑾重新在家庭里站起来。使得姐姐和杨虎和好。剧中人物刻画鲜明,特别是妹妹吴小瑜的勇敢和仗义的行为令人叹服。影视故事还告诉我们,妇女不能太软弱,不能任凭男子欺负,要那大胆拿出女人的气魄来,敢于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同时也告诉那些爱在女人面前作威作福的小官员们,要好好学习,讲究法律,要关爱妇女,要好好担当起家庭的责任!影视剧场景鲜明,对话生动,情节起伏跌宕!很是引人入胜!充分体现剧作家关注民生,关注妇女身心权利的博大情怀,剧作家正义,写得剧本也很正义!希望大家从这部剧中得到启示,建设好自己幸福美好的家庭,做到“家和万事兴!”是我们的百姓早日步入小康,达到社会家庭和谐,成为文明美好的富有中国特色的家庭,让祖国成为世界上最美的国家!谢谢赐稿,问好作家!鼎力推荐!【编辑:黄金山】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山        2021-03-21 12:04:08
  影视故事还告诉我们,妇女不能太软弱,不能任凭男子欺负,要那大胆拿出女人的气魄来,敢于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同时也告诉那些爱在女人面前作威作福的小官员们,要好好学习,讲究法律,要关爱妇女,要好好担当起家庭的责任!
黄金山
2 楼        文友:鲁芒        2021-03-21 12:31:42
  感谢黄老师的及时编发。你的按语是对我的理解和鼓励。关于家暴,现在太普遍了。但真没好办法解决。这部话剧我用喜剧手段解决了这一问题。这里的戏剧手段,主要是,让相貌和声音都十分相似的姊妹俩交换服装,让妹妹代替姐姐惩罚家暴的杨虎,又让妹妹女扮男装,避免逃走时遇到杨虎。这是传统戏剧常用的手法。若是电影,则很少用这样的手法了,因为电影较之戏剧要求更加接近生活的真实,不能出现逻辑上的漏洞。
小说作者,也喜欢诗歌和散文。长篇小说《风雨流年》曾获得方正科技杯网络文学大赛月度冠军。主张有感而发,不平则鸣。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