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天马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冬日暖阳(小说)

绝品 【晓荷】冬日暖阳(小说)


作者:走出沼泽地 秀才,1109.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005发表时间:2021-01-22 21:31:09

【晓荷】冬日暖阳(小说) 柳树湾的冬天总是霜冻天,夜里寒气逼人,白天却艳阳高照。
   入冬以来,女人病了,针也打了,药也吃了,效果就是不好,病情时好时坏。女人病得厉害的时候,男人就想,老婆子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有日头的日子,男人就陪女人在屋旁晒太阳、静坐、跟她讲话,或唱戏给她听。
   冬天的夜总是那样的漫长,鸡叫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不见清晨的曙光。夜长梦多,女人就一个梦接一个梦,往往这个梦没做完,下一个梦又来了,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杂乱无章。女人的梦总是这样。女人时醒时睡,很多时候她搞不清楚,梦里的事情是不是发生在现实里,现实里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在梦里。
   女人又醒了。女人醒来之前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听到母亲在屋后的梧桐树下喊她,她应着,下床准备出去。男人忽地睁开眼,抓住她的一只手不让她走。她就挣扎,男人始终不放手。女人的母亲又在屋后喊她,一声接一声喊,像小时候那样喊她的小名,她就一声接一声地应着。手,还是被男人死死地抓住。女人就用力一甩,把男人的一只手甩在了墙上,啪的一声,接着弹回了床上。
   女人啊一声大叫,然后就醒了。
   醒来的女人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她急急地在黑暗里摸索,她要找回男人的那只手。摸了一阵,终于摸到了男人的手,手还在,女人舒了口气,放心了。摸着男人温温的手,女人才慢慢清醒过来,原来刚才是一场梦。这时候,男人也醒了。
   男人说,醒了?
   女人说,醒了。
   男人说,又做梦了?
   女人说,又做梦了。
   男人在床头摸到了灯绳,嘀嗒一声,灯亮了。男人坐起,大半个身子靠在墙上。看女人的神态,比昨日好多了,昨日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女人躺在床上,睁着眼,却什么也看不见,黑洞洞的似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
   男人说,喝水么?
   女人说,不渴。
   男人说,饿了么?
   女人说,不饿。
   过了一会儿,女人问男人现在什么时辰了?男人回答说,估摸着快要天光了吧。
   女人说,你躺下,这样坐着会着凉的,刮了一夜的风,明早起来又是霜冻天。男人躺下,说霜冻天好,霜冻天就有日头出来。又说,明日是大雪,今年的冬天是个好冬天,见天出日头,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男人起来的时候,日头有一丈多高了。屋顶、菜地、田野、道路到处都覆盖着一层白霜,像下了一场雪。门口的鱼塘结了冰,日头照下来,镜子一样晃人眼。几个男娃捡来瓦片,打水漂那样玩了起来,瓦片在冰面上哧溜溜地跑,从这边飘向那边。几个女娃敲破冰面,捧起冰块照向日头。
   早餐照样熬粥,女人生病后,说吃不下饭,硬硬的,好像喉咙被堵了。男人就给她熬粥,白菜粥、玉米粥、番薯粥;白粥、糖粥、盐粥,有时也熬糯米粥。依照女人的口味,每天变换着。男人帮女人梳洗好,把她搀扶在桌子旁坐好。要是以往,女人是不需要男人帮她做这些的,她自己可以做好,几十年住在一个地方,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女人心知肚明。
   男人盛一碗粥放在桌子上,女人伸手在桌面上摸索。
   男人说,还是我喂你吧。
   女人没有说话,笑了笑,问什么粥。
   男人说,有一些日子没吃番薯粥了,今日吃的是番薯粥。
   女人说,好,我也想吃番薯粥了。
   男人说,想吃就多吃一点。
   女人说,多吃点,多吃点。
   男人说,粥里没下味,你说放盐呢还是放糖呢?
   女人想了想,说,那就放糖吧,番薯粥放红糖好。
   男人说,好嘞,咱就放红糖。
   一碗粥还没吃到一半,女人就说不要了。男人又从灶尾的小锅里端出一碗鸡蛋羹,一调羹一调羹喂女人吃。吃了五六调羹,女人又说不要了。
   男人端着碗说,是不是不好吃。
   女人说,好吃,好吃。
   男人说,好吃咋不多吃一点呢?
   女人说,吃饱了,吃饱了。
   男人舀起一调羹鸡蛋羹说,来,再吃一点,吃饱了身子骨才会硬朗。女人犹豫了一下,又吃了一调羹。男人再舀的时候,女人说,不吃了,不吃了,再吃就要吐了。
   男人端着碗,看着眼前的女人,老了,真的老了,皮肤打皱,头发全白,往日俊俏的模样,早已被时光打磨掉了。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往事潮水般向男人涌来。男人第一次见到女人的时候,是在县剧团的大院里。男人穿廊过檐,准备去排练厅时,一抬头,看见院子西北角那棵大柳树下,站着一位愣神的年轻姑娘,细高个,长溜腿,齐耳短发,给人干净利落的清爽劲。男人刚要开口,那姑娘突然转过头,看见了男人,腼腆地一笑,嘴角边旋出俩酒窝,说道,您就是杨团长吧?男人说,是的,我是杨宝刚。姑娘说,好年轻的团长哟,比我大不了几岁。说完又笑。男人说,你是……姑娘接口说,我叫柳絮儿,来考试的。
   煤炉上的药罐里煲着女人吃的中药,满屋子药味,噗噗声把男人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把药罐端起,放在木板凳上,然后取碗把药汤倒出,待温度适宜时喂女人喝。女人从六十岁那年开始,身体状况就走下坡路了,七十岁不到,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女人不怕苦,再苦的药汤她都不皱一下眉,咕嘟几下,就把一碗药汤喝个干净。女人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喝了就有好处。男人有时也生病,也喝药汤,但男人怕苦。女人就笑他,说他还不如一个女人。男人就嘿嘿笑。可近一个多月来,女人也怕苦药汤了,她不明说,只是常常推迟吃药时间,男人不把药端到她手里,她就不喝。有时就是喂她喝,她也磨磨蹭蹭的。男人就说,你也怕苦了,可别学我喔。女人说,吃了那么多的药也没用,不想吃了,顺其自然吧。
   日头开始暖和了,屋顶上的霜开始融化,嘀嗒,嘀嗒,轻盈地落在青石板上,溅起一小朵一小朵水花。
   女人侧耳倾听,静悄悄的,开口说,你在哪里?
   男人在灶间答,我在这里。洗涮好,扫完地,喂好鸡,男人就把摇椅搬到屋旁避风的一小块空地上,让女人在上面或坐,或靠,或躺,听男人给她唱戏。
   这一小块空地,前面是稻田,左边是鱼塘,右边是禾场,背后是房屋,可以照到一天的日头,从日头出来到日头落山,不用挪动一下摇椅。这一小块空地,也是男人的戏台,专给女人唱戏的戏台。那时候,男人在戏台上多半扮演小丑,小丑分为正丑和反丑。丑行俊扮,称为正丑;丑行丑扮,称为反丑。男人常常扮演正丑。
   上午十点多钟,女人靠在摇椅上,背后垫了两个枕头,身上盖了一床被子,没有风,暖呼呼的。日头看着女人笑,女人呢,“看”着男人笑。女人晓得,男人现在全副武装好了,头戴罗帽,身穿三花衣,腰系白堂裙,下穿灯笼裤,右手舞扇子花,左手甩长袖筒。男人说,今日唱哪个?
   女人说,昨日唱了哪个?
   男人说,昨日唱了《挖笋》《补皮鞋》和《捡田螺》这三个。
   女人想了想说,《卖花线》好久没听了,今日就先唱它吧。
   男人说,好嘞。说完口里咚咚咚学锣鼓声,踩着矮子步,一人扮演一男一女两个角色,变着声调唱开了:
   男念:担子呀挑上肩,挑得个团团转,挑到哪个村庄去,叫声卖花线,走哇!
   女唱:石榴子打花呀叶有细哟喂,叮嘱阿哥哟几句话呀,阿哥去出门呀,做买卖哟喂,十日半月哟打转回呀。
   男唱:石榴子打花呀叶有细哟喂,叮嘱阿妹哟几句话呀,阿哥出门呀卖花线哟喂,阿哥出门哟赚铜钱呀……
   女人听着听着,思绪就回到了从前。那时,女人常扮演具有勤劳纯朴和聪明伶俐的少女小旦。那一年,柳絮儿以一身扎实的舞台表演功底,和一曲清亮的《茉莉花》考取了县城的采茶剧团。刚开始,柳絮儿学的是小品。她学戏极富天赋,身段工架,气势神韵,唱念做打,一招一式,一腔一调,一板一眼,很快就能心领神会,并融会贯通。有时柳絮儿爱耍点小聪明,擅作主张自以为是地加上一些小动作。为此常常遭到师傅的严厉批评,斥责她爬都还不会,就想着跑。慢慢地,师傅也就由着柳絮儿放开手脚去琢磨,去发挥,实在不行,再给她细细讲解。那时,采茶剧常常受邀去外地演出,省里,市里,乡里,到处跑。柳絮儿欢天喜地跟着剧团,跟在师傅们屁股后面跑前跑后,端茶递水,有空了就跟着师傅们学。去乡下时,柳絮儿在路边摘束野花捧在胸前,别在耳朵上,天真地问剧团里的人好看不好看,漂亮不漂亮,或是跟几个孩子,干脆在田野里疯跑;在镇上,柳絮儿咬着冰棍儿,低着头来回地数青石板铺成的阶梯;坐在省城公园里的“宇宙飞船”里,柳絮儿旁若无人地大声尖叫,或愣愣地站在宽阔的大街上,看高楼大厦,看人来车往。团里的人都说,柳絮儿这姑娘模样周正,人又聪明,可有时候性子却是憨憨的。
   柳絮儿正儿八经登台那年,是在乡下一个临时搭建的简陋台子上。尽管如此,柳絮儿还是感到莫大的满足。那天演《睄妹子》的女演员灵芝感冒头疼,杨宝刚在后台扫一眼面前的几个女演员,目光最后落在柳絮儿身上,说,柳絮儿,上!杨宝刚唱戏内行,抓行政,搞管理,也是顶呱呱,还拉得一手好二胡,可以说是剧团里的顶梁柱。柳絮儿一鸣惊人。虽说《睄妹子》这个剧目大家并不陌生,但在柳絮儿的演绎下,却别有一番神韵,人物的矜持,以及和谐的内心活动,演绎得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在柳絮儿全身心投入到角色当中,在咚咚响的锣鼓声中,在松明灯噼啪响的声中,引来了满堂喝彩,掌声在乡村的夜色里经久不息。柳絮儿渐渐有了名气,众人喜欢她的青春亮丽,喜欢她的干净淳朴,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的笑意,喜欢她嘴角边的小酒窝。一时间,追捧者众多,追求者众多,风流才子,富家子弟,官宦人家,玉树临风者,风度翩翩者,柳絮儿都不为心动。最后,柳絮儿选择了团长杨宝刚。
   女人黑洞洞的眼睛湿润了,男人什么时候唱完《卖花线》,女人不晓得。这时,《睄妹子》在男人口里咚咚响的锣鼓声中开始了:
   男唱:二月里花里花朵花里花朵开。
   女唱:花是我的哥来我的干哥哥。
   男唱:花是我的妹来我的情妹妹。
   女唱:什么花?
   男唱:金钱牡丹花。
   女唱:摘一朵芙蓉妹妹头上插。
   日头移到中天的时候,女人在男人的唱词中慢慢睡着了。阳光亮亮的,热热的,男人看见空气中飘荡着一粒粒细小的尘埃。男人给女人掖好被子,进门,洗锅,舀米,淘米。米是在上村的碾米厂碾来的,水力发电,水位低的时候,米就碾不好,白花花的大米里,掺杂着不少谷子。谷皮可以用风车滤掉,谷子却不能,在风车里走一回,又回到了大米里头。每次做饭淘米时,男人都仔细把米里的谷子和沙子拣干净,他不允许女人吃到半个谷子和一粒沙子。将米淘好,放进锅里,生上火。腾出手,男人洗了几棵青菜,青菜被霜打熟了,软软的,像被温水浸过一回。又切了一小块腌肉,将菜和肉一起捣碎,稍后放到饭面上,这样焖出的来饭菜,软和,清香,可口。女人喜欢吃这样的焖饭,尤其是牙齿日渐稀少的这些年。
   男人很少出去转悠,每日做两个人的饭菜,洗两个人的衣服,剩下的时间就是陪女人聊天,或静坐,或唱戏。有时男人在另一个屋子收拾,女人就会问,你在哪里?男人就答,我在这里。女人的眼睛刚坏掉的时候,一日里要问男人好几回你在哪里,后来她熟悉了黑暗,也问,但问得少了,再后来,这一问一答也就成了一种习惯。两个人天没黑吃晚饭,天擦黑后在屋子里或躺着,或坐着,或说话。有时开灯,有时不开灯。听外面孩子们的打闹声,听大人唤小孩归家的声音,听妇人噜噜噜,咕咕咕唤猪叫鸡的声音,听狗咬狗的声音,听黑夜窸窸窣窣来临的声音。有时候,两个人说着听着就睡着了,不是男人先睡着,就是女人先睡着,很多时候是女人先睡着。
   不到一个钟头的功夫,中饭做好了。日头下,男人发现女人还在睡,安静地躺着,睡姿像个孩子,双腿略微弯曲着,看样子睡得很香。男人没有叫醒女人,睡了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夜里睡睡醒醒的,一日睡不到五个钟头。男人没走近女人,站在屋檐下,隔着两丈来远的距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睡在摇椅上的女人。
   站着,看着,男人想到了过往,想到了女人的父母,想到了他和女人的孩子欢欢。记忆是一道闸门,往事是一潭深水,闸门启开,水往外涌,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女人的父母是反对女人嫁给他的,但女人铁了心,非他不嫁,最后把父母气得不认她这个女儿了。和家人脱离关系后,女人无家可归,从此和男人住在了一起。当时柳家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女人的这一举动,感动了男人,也令许多人不理解,说柳絮儿鬼迷心窍,好日子放着不过,非要嫁给一个相貌平平,一无所有只会唱戏的穷光蛋。
   男人的确除了唱戏什么也不会,他不能给女人锦衣玉食的生活,不能让女人的父母对他刮目相看,使他们回心转意缓和对女儿的关系。女人却过得很满足,说即使男人家徒四壁,她也跟定他了,今生今世不能没有他。多少个夜晚,男人对着天空发誓,这一辈子一定要对女人好。第二年秋天,男人和女人添了个儿子,取名为欢欢。

共 581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人间有情,世间有爱。作者以细腻生动的笔墨描绘出了一幅《人间至爱》。夫妻是同根之水,是孪生之茄,他们一起初长成。从两颗心碰撞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注定了生死之恋,患难之交。婚姻与生活,是习惯,是疼惜,是怜爱,是一直无关贫穷与富裕,是一直在平淡中寻求真谛,是一直坚守唯一,一直相守到老。柳絮儿和杨宝刚,即使过得平凡,也已足够受用一生。文中以穿插的写作手法,讲述了杨宝刚初遇柳絮儿的故事,两个人幸福恩爱了一生。他们痛失爱子,柳絮儿为此还哭瞎了眼睛。杨宝刚为了柳絮儿,为了爱,几十年如一日,无微不至地照顾,将爱淋漓尽致地勾勒在了文里。这里的情,这里的爱,无时无刻不在触动着读者的心灵,也深深地触动了小编。爱要如何诠释,它就像冬日的暖阳。精彩好文,文章描写细腻,人物生动精彩,情感充沛,佳作力荐共赏,感谢老师赐稿晓荷社团,欢迎继续来稿。 【编辑:陌小雨】【天马编辑部•精品推荐202101240001】【天马编辑部•绝品推荐20210323第0016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陌小雨        2021-01-22 21:34:20
  一篇很有意义的小说,小编读了很多遍,终于找到了心灵的共鸣。问好老师,太精彩了,太感动了,心久久无法平静,因为这也是小编的梦……
世界本没有伤害,如果有,那一定是自己自找的……
回复1 楼        文友:走出沼泽地        2021-01-25 10:11:47
  辛苦。敬茶!
2 楼        文友:何叶        2021-01-24 19:40:15
  恭喜精品,老哥创作辛苦,敬茶!
年轻随便折腾,摔个跟头又何妨?
回复2 楼        文友:走出沼泽地        2021-01-25 10:12:31
  谢谢。祝好!
3 楼        文友:双头狼        2021-01-25 14:58:16
  老师的小说别具一格的棒!我们社团人都喜欢,精品当之无愧!给赞!欢迎老师继续支持我们,晓荷有你更精彩!
回复3 楼        文友:走出沼泽地        2021-01-26 11:17:24
  过奖了。谢谢!
4 楼        文友:双头狼        2021-01-25 14:59:13
  精彩绝伦,好文当赞!
5 楼        文友:宇蓝        2021-01-25 17:48:04
  作者老师用淡淡的白描的写法,塑造出男主与女主清贫的日常如寒冬。他们对彼此互传坚定、对爱坚贞不渝如暖阳照耀。
   拜读佳作。
回复5 楼        文友:走出沼泽地        2021-01-26 11:18:02
  感谢阅读。问好!
6 楼        文友:陌小雨        2021-01-25 22:36:22
  恭喜精品,学习佳作,敬茶敬茶!
世界本没有伤害,如果有,那一定是自己自找的……
7 楼        文友:何叶        2021-03-23 10:48:56
  非常棒的小说!恭喜绝品!
年轻随便折腾,摔个跟头又何妨?
8 楼        文友:叶华君        2021-03-23 10:50:56
  绝品实至名归,恭喜老师!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9 楼        文友:青青湖边草        2021-03-23 10:54:41
  引人入胜,精彩小说
青青湖边草
10 楼        文友:红袖揽叶        2021-03-23 13:56:20
  内容文学气场強大,有丰富的生活经验和很强的观察力才会写出这么优秀的好作品。l
红袖揽叶
共 19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