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一想到爸爸把野种当成叫花子应付了过去,赵春妮心里憋着的这口气就顺多了。

    想到这里,赵春妮让自己一个狗腿子去后巷子里让等着的混混先走。

    “春妮姐姐,咱们以后都不跟小菊玩了吗?”

    “吃里扒外的贱人,是我眼瞎。”

    说到小菊,赵春妮嫌弃道:“以后都不要提她,敢算计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以后小菊在饭店里的日子不好过了,别说偷懒了,还要被人欺负。

    不知道为什么,有胆子小的居然打了个冷颤。

    不知道是害怕赵春妮的狠辣,还是害怕官霁白的阴险。她们整天和小菊一起上班,最清楚小菊的赵春妮的忠心。

    官霁白一句话,就摧毁了赵春妮和小菊的关系。

    正说着话,前厅跑了个人过来,“春妮姐姐,来了,昨天的客人来了。我今天特意问了订位置的人,那人来头可不得了。”

    赵春妮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什么来头?”她自己当然能看出来对方必定身份不凡,但具体的不知道。

    不过这里是国营饭店,招待的大部分客人都是兄弟单位的领导。那个单位来用餐,都会做个登记。

    “是友谊大厦的。”来人激动的面颊通红。

    现场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京市的老百姓没人不知道友谊大厦是什么地方。

    赵春妮深吸口气,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自信满满的去做早就已经熟练的搭讪事情。

    江淮厅里,菜肴已经上齐,坐在首位的燕辛却一直没动筷子。

    他不吃,别人也不好大吃大喝,一时间众人眼观鼻,鼻观心的假装自己很忙碌的样子。更过分的是有人居然拿出工作本,在上面写写画画。

    老五摆摆手,示意大家赶紧吃饭啊!

    小少爷没那么霸道不讲理,自己不吃饭,也不让别人吃。

    花崇手撑着下巴,对面老五的眼神暗示,笑眯眯的说:“我跟阿辛一样,也没有胃口。”说完指了指正大快朵颐的宋景良和江城,”阿辛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两个活宝?”

    老五假装没听到。

    倒是宋景良听到了,不过人家才不在乎呢!反而朝花崇冷哼一声,鄙夷道:“娘娘腔。”

    也是奇怪,留着长发,长相俊美的那个,会被人敬佩的竖起大拇指喊一声真男人。

    真男人倒是真男人,到怎么也无法跟满身腱子肉的魁梧大汉不搭边吧?

    燕辛身高一米八九,但只是修长挺拔,瘦削的他,完全不魁梧。

    所以真男人的传闻到底是怎么来的?

    花崇恰恰相反。

    明明五官俊挺,身材高大,和燕辛白皙如玉的肤色相比更阳光,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一看就是有钱有闲,经常晒阳光浴的。可偏偏,却总是会被人骂娘娘腔。

    老五在一旁也是啧啧称奇。

    “哇哦!景良你怎么知道花崇的外号是娘娘腔?”江辰惊奇道问。

    “闭嘴!”

    燕辛捏起一颗花生米精准的丢到江辰鼻子上,“再多嘴,就把你送回去。”

    江辰立刻老实的闭嘴。

    还不得自己说话,就有人先一步护着,花崇含蓄的朝宋景良和江辰挑挑眉,眼神中满是促狭之色。

    差点把人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