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表姐您请坐。”燕辛风度翩翩的招待潘玥在沙发上坐下,亲自给倒了茶。然后才在对面的单人沙发入座,俊美的面容露出和煦的微笑。】

    举止优雅从容,气度出类拔萃。

    “爷爷让我这次回来,务必要见见亲友世交。这些年爷爷在国外,一直很怀念祖国和故乡的挚友。可惜太忙,没能一起回来。我回来时,他叮嘱我一定要亲自去拜访亲以前的亲友。”

    “应该是我们去拜访燕老先生才是。”潘玥受宠若惊。

    她们家和燕家关系已经很远了,也就是她爷爷小时候和燕老先生一起玩过。

    她爷爷都去世多年了。

    没想到燕家的继承人回来,还愿意认这门亲,一点架子都没有。

    她有幸参加昨天晚上在华侨路七号院举办的酒会。她虽然是文艺界的实权人物,如果不是燕辛发了邀请函给她,她根本没资格。

    参加酒会,是有实打实好处的。

    不说结识的人脉。就昨天晚上的履历,让她在单位里,没人能压她一头了。

    上面领导都得给她几分面子。

    “表姐您客气了。”燕辛给自己倒了杯茶,精美的青瓷被他修长的手指拿着,有着让人赏心悦目的美,他唇角含笑看向摆着臭脸的宋景良。

    “这位就是表姐的儿子?”

    潘玥踢了宋景良一脚,“快喊舅舅。”

    宋景良本就不想来,这会还要喊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陌生人舅舅,超级不爽的。

    看到燕辛第一眼,宋谨言就很不顺眼,一个大男人长的比女人优良就算了。居然还留着一头比女人还长,还要好的头发,什么德行?

    变态吧?

    一定不正常。

    果然外国回来的假洋鬼子,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

    “快喊舅舅。”

    宋景良傲娇的把头一扬,在老妈的催促下,不得不喊了一声:“舅舅。”

    燕辛仿佛没看到宋景良的不情愿,朝后打了个响指。

    老五立刻送上来一个大红包。

    “这是长辈给晚辈的见面礼。”

    “不要。”喊一声舅舅就够憋屈的了,再收了红包,那不真成了大外甥了?

    “是舅舅给的,还不谢谢舅舅。”潘玥又踢了儿子一脚。

    她听说燕辛回国见了不少曾经的世交亲友,每一个小辈都给了红包的。一个不落,且全部是够普通人家生活一年的大红包。许多人以收到燕辛的红包为荣耀。

    今天儿子来,要是没收到红包,那才是真的惨了。

    宋景良不情不愿的收下红包。

    既然舅舅喊了,红包都收了,再闹不愉快就是自己傻了。于是他也放开了,大大咧咧的朝沙发上一坐,舒服的沙发让他又鄙视了一眼对面的‘假洋鬼子’

    资本主义国家回来的,就是浮华。

    燕辛朝宋景良微微颔首,弄的宋景良一愣,大男孩脸都红了,有点心虚,又有点不好意思。

    “看什么看?有什么优良的?”真是的。

    没看出自己很鄙视他吗?干嘛还要对他笑?

    没出息。

    站在后面的老五也诧异的看了宋景良一眼,小少爷似乎对他有些不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