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天马文学网

    这年代能当邻居的都是认识几十年的亲戚或者是同事,城里人还不像以后,邻居互相不认识也没人多管闲事。

    这里本身就离市歌舞团近,住的都是从事文艺戏曲工作者的同行。

    互相熟悉,工作中也经常能遇到,更甚至有的还是竞争对手

    罗娟家进了小偷,别人听到动静,都热心的过来帮忙抓小偷。

    官晚晚着急忙慌的喊人抓小偷时,遇到不少急匆匆开门,鞋子都来不及穿的人,有不少都认识。

    乍一看到官晚晚,都有点恍惚。

    官晚晚要回歌舞团的事情,被罗娟死死的瞒着,单位里知道的人没几个。现在忽然出现,一时间有惊讶的,有高兴的,也有不屑的。虽然官晚晚是被开除了,名声不好听,但事情过去那么多年,很多人早就忘了。

    前世官晚晚的日子不好过,是因为罗娟从中作梗。

    这一次罗娟还没来及搞小动作,官晚晚就先一步跟以前同事见面了,绝对是个好的开始。

    “小白你没事吧?别害怕。”官晚晚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而来。

    “晚晚,这就是你当初生的女儿?可真俊。”有人冒冒失失的开口,被身边人暗中拽了一下,这才尴尬的挠挠头。

    谁不知道官晚晚当年生的是个连父亲都不知道的野种。

    本以为会很尴尬,让彼此都下不来台。谁知道应该最难过,最抬不起头的官霁白却抬起一张素白清丽的小脸,朝众人露出一抹温柔的笑,礼貌的一一打招呼。

    “叔叔您好,我是官霁白,您叫我小白就好。”

    “这位姐姐你好,你看起来可真年轻。”

    “阿姨好,您是我们妈妈的同事吧?经常听妈妈提起您。说您舞跳的好,声音甜美,是个大美人。”

    官霁白一圈下来,哄的一众人喜笑颜开。漂亮的小姑娘谁都喜欢,更何况是又漂亮又懂礼貌,嘴巴又甜的小姑娘。

    本身官晚晚就是文艺界公认的美女,现在她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完全继承了妈妈的美貌,却比妈妈更会做人。

    一些对官晚晚印象不好,暗中不屑看不起的人,面对官霁白的甜言蜜语一时间也不好让人下不来台。

    官晚晚在一旁看的又是高兴,又是感动。

    太好了,小白终于懂事了,她再也不用担心了。

    就在官晚晚和几个同事寒暄时,其他人已经破门而入。众人拿着门栓,棍子等工具一下子冲了进去,做好了抓小偷,跟人搏斗的准备。

    结果电灯一拉开,众人寻着动静一哄而上撞开主卧室的门,就看到床上正在“激战”的一男一女。

    罗娟迷迷糊糊中,被身上强壮的男人折腾的神魂颠倒,正是最沉醉的时候。有人进来,根本意识不到,反而纠缠着何全不放,不满的催促着重一点,快一点……

    听的人面红耳赤。

    何全没喝安眠药,门一开就发现情况不对。翻身从床上跳下来,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拿着个裤衩猥琐的从窗户跳了出去。

    众人也没个防备,本身是来抓小偷的,现在出了这种事,一时间都惊呆了,让何全给跑了。